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社会 > 从时速40公里到350公里,从绿皮火车到复兴号!从业30余载
从时速40公里到350公里,从绿皮火车到复兴号!从业30余载
发布时间:2019-10-30 18:38:41 来源:未知 阅读量:1989

一列又一列,

小票,

从“通宵排队”到“移动支付”,

从拥挤的绿皮列车到宽敞的复兴,

从普通高速列车的长距离颠簸行驶到高速列车的高速行驶,

中国铁路的发展,

见证过去70年中国的微小变化。

铁路作为重要的国家基础设施、国民经济的大动脉和普通民众的交通工具,与民生息息相关。

工作了30多年的火车司机傅世凯不仅经历了铁路的巨大变化,还用相机记录了每一刻的变化。在今天的“追梦跨越70年”中,我们将让老人谈论火车的变化。

铁路的巨大变化:

蒸汽机车→内燃机车→电力机车

傅世凯:“这个有一个曲柄。它需要旋转24次。它需要将阀门推到底部并快速旋转。只有这样,机器才能做出反应。”

傅世凯:“这列内燃机车的驾驶室也感觉简单多了。它的乐器相对来说又紧又粗糙。”

傅世凯:“升级后的电力机车不同。他们安装了一些显示屏。首次安装了监控设备和按钮。它们已经非常标准了。这是目前的高速铁路运输,已经实现了电子化和信息化。”

从铁路系统退休8年多的傅世凯,看着自己拍摄的照片,谈论着在列车驾驶舱的经历,仍然深受感动。对于已经开了30多年车的傅世凯来说,从蒸汽机车到内燃机车再到电力机车,心里总有一种复杂的想法。

傅世凯:“当时,铁路是一个铁饭碗。无论如何,考虑未来,考虑未来肯定更好。”

火车的发展突飞猛进。

中国人开始独立生产蒸汽火车。

在蒸汽火车的全盛时期,世界上有100多种机车。他们以无与伦比的力量开启了人类历史的新篇章,改变了人类的生活和生产。

在20世纪40年代和50年代,中国开始独立生产蒸汽火车。很快,国内技术正在赶上世界的消息令人振奋。

1973年,展望光明的未来,17岁的傅世凯离开家乡曲靖到昆明铁路技术学校学习。两年后,他成功进入昆明铁路系统,开始了他的铁路职业生涯,成为最基层的一线维修工人。

道路沿线的日常维护...无论白天还是黑夜,哪里有需要,哪里就会有傅世凯的身影。七年后,碰巧的是,傅世凯的转机终于到来了。当时,中国的火车也欢迎第一代“内燃机车”的创新。

傅世凯:“1980年后,许多交通要求和人员需求相对紧张,几乎有些人不得不被提拔。然后我换了工作,开始学习驾驶火车。那时,我还打电话给学生,开着跑车跟着其他人。三个人,一个主驾驶员,一个副驾驶员,第三个在中间。”

虽然傅世凯只是一个卑微的学徒,但他没有提到自己第一次进火车驾驶室时有多开心。慢慢地,傅世凯从学徒中获得了副驾驶的职位。

1985年6月,傅世凯被正式任命,成为名副其实的“火车司机”。此时,他开始驾驶客货汽车进出云南,每天往返昆明和宣威。当时,由于车辆功率极低,上坡速度只有每小时30公里,两地之间只有260公里。单程开车花了6个多小时,工作环境非常糟糕。

傅世凯:“当时,驾驶‘东风-1’内燃机车是我国最早投入使用的内燃机车。这款车于1958年首次在大连工厂生产,模仿前苏联的车型。当时,机车的热力和效率相对较差。内燃机车会让全身覆盖着机油,并且必须每天清洗汽车。有时候我会回家睡觉直到第二天早上。洗澡后,肘部是黑色的。”

在一次旅行中,出租车里的所有司机都无法逃离“肮脏的脸和油腻的身体”。对于每天不得不在路上行驶的司机来说,每个人都希望火车能开得更快。

电力机车投入运行

1990年,国家铁路进行了重大改革,位于边境地区的云南开始电气化铁路。升级后的“电力机车”投入运行,让每个人眼前一亮。

傅世凯:“我曾经梦想过这个。我说当火车可以以一定速度上下时,电力机车将达到同样的速度。噪音低、速度快、功率高、无烟、易穿白衬衫。”

傅世凯对云南铁路电气化记忆犹新。当时韶山3型电力机车是中国铁路第二代电力机车型号之一,集客货运于一体。然而,由于技术缺陷和质量问题,这些新安装的电力机车总是出现故障。

起初,云南有30多辆机车投入运行,但在日常运行中,20多辆机车突然发生故障。傅世凯驾驶的第一辆公共汽车曾在途中抛锚。虽然存在许多问题,但这代表了铁路发展的新趋势。

1999年,韶山7型电力机车进入市场。中国第一代自主开发的“程春”电动车组诞生了。随后,哈莫尼和其他火车相继问世。经过多次提速,铁路终于有了高速铁路。

傅世凯:“升级非常快,特别是在2000年我即将退休的时候,我组织大家观看了高速铁路。对我来说,这太简单了,以至于我看不出当时我正以每小时200多公里的速度奔跑。我以前真不敢相信。”

傅世凯用相机记录了他在铁路上的所见所闻。

2011年,55岁的傅世凯辞去了他一生最爱的火车司机的工作。虽然他不再当司机了,但他仍然关心铁路工业的发展。傅世凯决定拿起相机,继续记录他在铁路上的所见所闻。

他把他的视野投射到机车之外的更多地方,沿着铁路线,人,机车...渐渐地,他的作品在圈内产生了影响,许多作品被国内一些著名的出版物收藏。

傅世凯:“当时,我觉得时代是鼓舞人心的。哪条铁路线正在建设中?什么州?哪条线要开始?我花时间思考各种各样的方式,像这样,把铁路沿线的基本生活发展,拍摄下来,”

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中国铁路从时速40公里变为时速350公里,里程已达13万多公里。“四纵四横”高速铁路网已提前建成运营,里程也超过25000公里,居世界首位。

在国家“一带一路”倡议的帮助下,云南铁路将建设和完善“八省五出口”的铁路网规划。它将成为中国与东盟乃至印度洋沿岸的国际贸易中心,成为东南亚国家的经济、社会和文化辐射中心。

今天,在云南铁路博物馆,傅世凯曾经驾驶的机车也在这里展出。看着陪伴他多年的“老朋友”,他现在光荣退休了。对于那些有趣的历史,傅世凯很乐意做一名评论员,给每个人讲述自己的经历。

傅世凯:“我们是第一批汽车司机。那时,我们感到非常高兴。我们觉得时代发展得太快了。我们受益于改革开放和建国70年。这个国家正在一步一步地发展,我们也在一天一天地发展。我的结论是,家庭是根源,事业是生命,摄影是我的灵魂。”

记者:冯泰、金吉剑、米智洪、卢淼、王艺红(实习)

编辑:梅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