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社会 > 央行论文释放“改表”信号:央票功能升级,暂不买卖国债
央行论文释放“改表”信号:央票功能升级,暂不买卖国债
发布时间:2019-11-03 13:34:12 来源:未知 阅读量:4926

10月11日,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部研究小组(以下简称研究小组)发表文章《央行票据是适合中国国情的货币政策工具》。本文肯定了中央选票在过去十年中的使用效果,并对其进行了重新定位。

文章认为,在外部影响的不确定性增加并影响长期的关键时期,央行货币政策工具箱中的央行票据被激活,这将对促进人民币国际化和稳定汇率预期产生长期影响,也将在未来推动金融供给方面的结构性改革中发挥重要作用。

这意味着中央投票的功能已经从恢复过度流动性转向稳定汇率和人民币国际化。在这种背景下,市场分析师表示,中间价将会增加。这反映在央行的资产负债表上,具体如下:负债的中央票据在总负债中的比例也将上升。

“现在中央的投票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流动性主要是在外汇过剩的背景下恢复的,但现在外汇增量为零甚至是负数,中央票据不再主要用于恢复流动性。目前,汇率主要通过离岸发行央行票据来稳定,而央行票据交换(cbs)的设立是为了为商业银行发行可持续债券提供流动性支持。中信证券固定收益首席研究员张明表示。

明明解释说,今后,中央政府议案将发挥结构调整的作用,在金融供给方面与结构改革相协调,促进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其发行规模和比例也将有所上升。

该研究小组再次回应了“央行购买国债的提议”。其发表的文章称,通过买卖国债进行流动性管理很容易导致“水土不服”。这意味着央行短期内不会在二级市场买卖政府债券,这反映在央行的资产负债表上。央行在资产端持有的政府债券规模将保持不变。

央行票据的规模将会增加

本世纪初,在外汇大量流入人民币后,市场一度出现人民币流动性过剩。一方面,央行通过提高存款利率“锁定”,另一方面,它“回收”央行票据。前央行行长周小川生动地称之为“池”。

随着央行票据发行的逐步增加,央行票据在提取流动性和为市场提供短期金融工具方面的作用已逐渐得到各界的认可。其发行规模、市场存量和二级市场交易量也稳步增长。

从中国人民银行的资产负债表来看,中央票据在负债端被列入“债券发行”一栏,中央票据构成了这一科目的绝大部分。风能数据显示,2008年央行票据规模达到4.7万亿元的峰值。此后,随着央行票据的减少和到期,“债券发行”将于2017年6月回归零。

就比例而言,2017年4月,中央银行的中央选票占总负债的比例达到峰值(27.8%),此后逐渐下降,2017年6月后这一比例也为0。

国际清算银行(bis)认为,除了回收过剩流动性外,央行票据还在增加短期高等级债券供应、改善短期无风险收益率曲线、促进中国货币市场发展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

2018年11月后,中央投票将再次启动。中国人民银行先后在香港发行离岸中央银行票据,并建立了在香港发行中央银行票据的正常机制。目前,已有11期以滚动方式发行。此外,为了提高商业银行可持续债券的流动性,央行通过建立央行票据互换(cbs)来支持它们。

两者推出后,反映在央行资产负债表上的“债券发行”规模稳步上升。风数据显示,“债券发行”余额已增至790亿英镑,占0.2%。市场参与者预计,未来的规模和比例将会上升。

央行文章认为,央行票据在外部冲击不确定性增加、影响长期的关键时期被激活——当前的政策目标效应主要是促进人民币国际化和稳定汇率预期,也可以在未来推动金融供给方面的结构性改革中发挥重要作用。

分析表明,前者应具有离岸中心票的功能,“离岸中心票主要用于稳定汇率。短期内发行量会增加。然而,从长远来看,不会有太多的中央离岸投票,毕竟离岸人民币板块的总数是有限的。”中银固体收入首席分析师杨魏一表示。

后者应该是央行票据交换的角色。央行票据互换并没有导致所有权和信用风险的转移,即永久债务和央行票据没有上市,从而增加了永久债务的流动性。商业银行发行可持续债券补充资本后,将会有更多的资金支持实体经济,因此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运营将会有更多的想象力来推动央行增加投票权。

没有必要买卖国债来调节流动性。

该研究小组在文章中再次回应“央行买卖国债以调节流动性”。

事实上,法律允许央行在二级市场买卖政府债券。《人民银行法》第22条规定,中国人民银行可以用来实施货币政策的货币政策工具之一是在公开市场上买卖国债和其他政府债券及外汇。以前确实有过先例。2001年和2002年,央行在交易市场购买债券,为市场提供流动性。

近年来,一些研究机构建议央行增加其在市场上持有的政府债券。例如,CICC首席经济学家洪亮认为,中国人民银行资产的最大部分是外汇,而货币发行基本上锚定了美国的信贷。她建议中国人民银行增加其持有的中国政府债券(货币当局的资产负债表反映了中央政府债权比例的增加),并建立一个货币发行机制来锚定中国的国家信贷。

该研究小组认为,中国和发达国家央行的资产负债表结构不同,金融体系的主体也大不相同。盲目照搬外国经验可能会导致“习以为常”。

具体来说,美联储没有政府信用,因此必须通过购买美国国债为现金发行提供政府信用担保。因此,美联储资产负债表上持有的国债数量基本上等于发行的现金数量。这种结构决定了它适合通过买卖国债来处理流动性。

然而,中国的现金发行是基于国家持有的物资(外汇储备的本质是国际物资)。因此,没有必要通过购买国债来保证现金的信用。此外,与金融市场主导的美国金融体系不同,中国金融体系由银行主导。

例如,在外汇快速流入期间,中国人民银行资产负债表上的外汇储备和负债方面的超额准备金迅速增加。如果我们以美联储(Federal Reserve)为榜样,出售国债来回笼流动性,央行需要持有足够的国债,但中国国债在中国央行资产负债表中的比例非常小。如果我们在市场上购买国债进行操作,一次购买和一次出售对市场流动性的实际影响为零。

相比之下,发行央行票据来“取代”银行超额准备金是一个更好的选择。这并没有改变央行的总资产负债表,只是改变了央行资产负债表中债务方面的调整:当基本货币的余额下降时,债券发行的余额上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