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 上海出品《攀登者》·影评眼|《攀登者》的成功属于所有骄傲的中
上海出品《攀登者》·影评眼|《攀登者》的成功属于所有骄傲的中
发布时间:2019-11-06 09:23:11 来源:未知 阅读量:865

上海电影制作人献给祖国70岁生日的电影《攀登者》,是一部宏大而引人注目的电影。在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材料短缺时,中国登山运动员第一次从北坡攀登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的壮举包含了许多亮点。极端寒冷的气候、缺氧的环境、陡峭的山脉、奇怪的旅程和瞬息万变的极端天气构成了许多阻碍主人公登上顶峰的障碍,使得这部电影除了充满了人类与自然抗争的视觉奇观之外,还充满了情节紧张。

然而,《攀登者》真正感人的不是情节和画面,而是整部电影洋溢着一种精神,一种中华民族独有的精神。这种精神贯穿整部电影,并激发灵魂。我们还是兴奋地走出电影院吧。在作者看来,或者在电影《攀登者》中,这种攀登者的精神有着丰富的内涵。

所谓的攀登精神首先是一种无畏的精神,它不怕困难和危险,克服一切困难,决心征服自然。众所周知,海拔8000多米的珠穆朗玛峰被称为世界屋脊。它一年到头都被厚厚的雪覆盖着。攀登它需要巨大的体力、耐力和高超的技能。这是一座令人生畏的圣山。然而,在我国境内位于珠穆朗玛峰北坡的山的阴面上登上顶峰更加困难,这是前所未有的。然而,没有什么困难能吓倒英勇的中国人民。1960年,当这个国家仍处于三年自然灾害的艰难条件下时,中国登山运动员用简单的登山设备实现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北坡顶峰。从那以后,它在1975年再次到达顶峰,并完成了第一次目标测绘。测得的珠穆朗玛峰高度为8844.43米,后来被世界采用。

登山者的精神仍然是一种不屈不挠的精神,这种精神坚持和工作了很长时间,直到达到目标才放弃。事实上,中国两次登上珠穆朗玛峰的尝试并不是一帆风顺的。第一次攀登发生在最初的中苏联合登山队突然解散,中国人缺乏经验和设备的时候。不幸的是,国际社会中有怀疑的声音,因为这次首脑会议上没有留下视频数据。电影中以方五洲(吴京饰演)为代表的中国登山运动员,即使在“文化大革命”的动荡年代,也从未放弃再次攀登的目标。他们总是默默地训练和保持体力。最后,15年后,他们接到国家的号召,再次组建登山队,实现了他们长期以来的愿望——再次攀登。胡歌饰演的登山运动员杨光在未能登顶并遭受截肢的痛苦后,几十年都没有放弃。最后,在晚年,他完成了世界上第一个用假肢登顶的壮举。

攀登精神也是一种自我牺牲的精神,愿意成为梯子并奉献。在影片中,吴京饰演的方五洲毅然决定让队友踩在他的肩膀上,冒着生命危险在极度缺氧的环境中搭起梯子,以帮助队友在8680米处征服第二步——一个无法修复钢锥的4米高悬崖和一个令英国登山运动员失望的天然屏障。然而,张毅饰演的宋宋林脱下了他的登山靴,以免伤害队友,也让冻伤的脚趾残废。从那以后,尽管瞿宋林没能再次登顶,但他承担了培养一批新球员的重任,并愿意成为1975年两次登顶的人。胡歌饰演的登山运动员杨光泽不得不截肢,因为他把睡袋留给了队友,队友们在路上休息时需要它,还得忍受寒冷的风雪。中国人民经历了数千年的苦难,变得越来越沮丧的原因是因为这些国家骨干愿意成为梯子和牺牲者。

登山者的精神也是团结、相互合作和克服困难的集体精神。中国登山队在国家困难的岁月里完成了攀登北坡珠穆朗玛峰的壮举。国家高度重视和支持,挤出资金支持购买必要的设备和培训,以及当地驻军和藏族同胞在高寒地区修建道路和保障后勤。具体来说,登山队离不开气象、通信、医疗和后勤部门的合作和支持,离不开现场指挥。虽然只有少数人最终到达了顶峰,但整个登山队由数百人组成。章子怡饰演的留在苏联回国的气象专家徐莹,为登山任务的指挥和实施提供了有效的气象数据和及时的气象预警。作为在高海拔地区工作的非专业登山运动员,他们面临的风险不比登山运动员更大。然而,为了确保任务的完成,无数的幕后英雄正在悄悄做出贡献,因为集体主义精神已经渗透到共和国一代的血脉中。

攀登者的精神是爱国精神,祖国的利益高于一切。1960年中国攀登珠穆朗玛峰不同于今天征服自然屏障的登山爱好者。它不仅有宣布主权的目的,也有中国人超越的目标。对这个国家来说,这是一次攀登。祖国的利益高于一切。爱国主义是领导登山运动员的最高精神。正是为了祖国的利益,登山运动员不怕艰难险阻,勇于攀登,自我牺牲,不计得失,乐于奉献,团结合作,长期坚持不懈。因此,观众在电影《攀登者》中感受到的不是一种征服自然的个人英雄主义,而是中华民族在世界森林中昂首挺胸的民族自豪感,以及一种生来就是中国人、热爱共和国的爱国情怀。

因此,我们在感谢包括香港电影人在内的电影人的辛勤工作和赞扬他们的艺术才华的同时,也必须认识到电影《攀登者》的成功首先在于这一历史事件和其中所体现的攀登者精神。与此同时,我们受益于这样一个事实:我们的广大观众是自豪的中国人,他们与我们的祖国有着同样的命运。

(作者是上海大学上海电影学院教授,上海电影评论协会副主席)

总编辑:石晨露文本编辑:石晨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