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国际 > 美国有 一个名叫“深层美国”的邪恶集团正阴谋推翻特朗普政权?
美国有 一个名叫“深层美国”的邪恶集团正阴谋推翻特朗普政权?
发布时间:2019-11-29 13:14:03 来源:未知 阅读量:4185

今年8月,美国亿万富翁爱泼斯坦在纽约监狱离奇自杀,引发阴谋论再次在美国公众中流传。美国总统特朗普率先通过社交媒体质疑这起事件背后惊人的秘密。

66岁的爱泼斯坦满足了许多阴谋论者的心理假设。他与政治精英和名人关系密切,如特朗普、美国前总统希拉里和英国安德鲁·阿尔伯特·克里斯琴。他被指控长期控制纽约和佛罗里达的非法性交易链,现在他在2020年选举前神秘地死在纽约一所安全的监狱里。

特朗普和民主党都指出爱泼斯坦的死一定有内幕消息。许多人认为有人收买了监狱当局,谋杀了爱泼斯坦,以掩盖其背后的“伟大秘密”。

近日,美国法医报告称,尸检结果证实爱泼斯坦死于自杀,但美国媒体仍认为,关于爱泼斯坦死亡的阴谋论将是影响未来一年或更长时间选举的重要因素之一。

在支持特朗普的集会上,“匿名问”运动的追随者高举支持特朗普的口号“问”。|数据图片

由“匿名q”运动编造的著名阴谋论

事实上,阴谋论已经成为美国政治甚至普通人生活的一部分。美国媒体称,阴谋论自2016年大选以来在美国空前传播。最近,“匿名问”运动走在了潮流的前沿。

2017年,美国在线论坛4chan因其对白人的种族主义倾向而受到批评,该论坛有一个名为" q "的账户。该报道称,美国有一个被称为“深层国家”(deep country)的“邪恶阴谋”,其成员包括前总统奥巴马、希拉里·克林顿、特别检察官米勒等“腐败政客”,以及美国军队和警察等官僚集团的中高层。“阴谋集团”试图通过操纵国家机器和媒体发动政变推翻特朗普。

尽管该账户的观点混乱且合乎逻辑,但从这一观点出发的“匿名问”运动正在美国迅速兴起。支持者认为“深层国家”由华尔街控制,并认为里根之后的每一位美国总统都是犯罪集团的一员。

虽然没有严格的组织,“匿名问答”运动得到了特朗普支持者的热情支持。特朗普的选举集会越来越多地出现带有“问”字的口号和服装。另一方面,特朗普本人不仅多次推出“匿名q”账户,还在选举集会上称赞了穿着“q”服装的“漂亮宝贝”。

令人担忧的是,该运动的兴起引发了一系列相关的暴力行为。例如,2018年10月,联邦调查局对美国“生命之树”犹太教堂大屠杀进行了调查,调查显示嫌疑人的犯罪动机与“犹太复国主义者占领政府的阴谋论”有关。

例如,2018年6月,一名“匿名问”阴谋信徒用装甲车封锁了内华达州胡佛大坝的交通。这种阴谋论的来源之一是2016年底发生的“比萨门事件”。

当时,“维基解密”网站发布了希拉里·克林顿竞选领袖波德斯塔的大量电子邮件。根据这些邮件,一些共和党支持者声称,民主党高级领导人和一个名叫詹姆斯·阿莱芬蒂斯(James Alefantis)的披萨店老板联合组织了一个猥亵儿童网络,其中包括比尔·克林顿在内的民主党高级领导人都是该网络的成员。阴谋论者说,阿列万提斯利用他在华盛顿的“乒乓球彗星”比萨饼店的地下室来安排民主党政要、政要和未成年人之间的性交易。

事实上,虽然比萨店确实存在,詹姆斯也确实是民主党的积极捐助者之一,但他并不认识民主党的高级官员。猥亵儿童的地下网络甚至不存在,甚至被指控的比萨店也没有地下室。然而,这并没有阻止“披萨之门”通过社交网络迅速传播到美国,甚至支持特朗普的著名福克斯电视台主持人也开始对此事进行报道。主流网站删除相关帖子让支持者相信“真相被掩盖了”。特朗普在2016年11月出人意料地击败了希拉里·克林顿,而“比萨门”也应该记住一个成就。

尽管《纽约时报》和其他主流媒体自那以后多次将丑闻报道为纯粹的谣言,但这一事件仍然成为“匿名问”运动的重要论据,至今仍广受欢迎。

当然,阴谋论在美国政治生活中并不新鲜。它不会从特朗普政府开始,也不会在特朗普离任后消失。

2009年,当时的奥巴马政府高级环境顾问范·琼斯因为对共和党人的激进言论而辞职。美国媒体报道称,范·琼斯和其他99名名人共同签署了“9·11真相请愿书”请愿书暗示,一些布什政府官员早就知道奥萨马·本·拉登策划了9·11恐怖袭击,但为了寻找发动战争的借口,他们眼睁睁地看着这一事件发生。该文件还呼吁美国国会和司法机构介入调查。范·琼斯(Van Jones)对“9·11”阴谋论的支持引发了共和党支持者的强烈反弹,最终丢掉了工作。

另一方面,关于“9·11事件”的阴谋论也在美国社会广泛流传。2013年,美国公共政策民意调查基金会(Public Policy Poll Foundation)的一项调查显示,11%的人认为该事件是美国政府指挥和实施的阴谋。一些奇怪的阴谋论还声称,“9/11事件”的受害者没有死亡,而是被转移到地下进行特殊工作,并且从未被允许返回地球表面。

作者:文汇报华盛顿记者张松主编:沈沁涵责任编辑:卢逸风